Tag: 歇后语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北京歇后语

   周瑜当当——穷都督(嘟嘟)
   钟鼓楼上的家雀——耐惊耐怕
   纸糊的驴——大嗓门儿
   枣树下面站岗——早(枣)班儿
   袁世凯做皇帝——好景不长
   雍和宫里跳布扎——鬼闹的
   药王庙进香——自讨苦吃
   烟袋里灌水——两头满意(溢)
   卸甲山的松树——一边歪
   蝎子拉屎——独(毒)一份
   小铺儿的蒜——零揪儿
   香山的卧佛——大手大脚
   西太后听政——专出鬼点子
   五月端午的黄花鱼—一正在盛市上
   屋子里开煤铺——倒(捣)霉(煤)到家了
   窝窝头翻个儿——显大眼
   万寿寺弯腰——顶上见
   万春亭上谈心——说风凉话
   宛平城的知县——一年一换
   外馆的伙计——褦襶兵
   兔儿爷掏耳朵——崴泥
   土地庙着火——慌(荒)了神
   同里扛竹竿——直进直出
   铁路警察——各管一段
   挑水的回头——过景(井)了
   挑水的扁担——长不了
   天主教堂搬家——拿着架子
   天桥的把式——光说不练
   天安门的狮子——对摆着
   剃头的挑子——一头热
   潭柘寺的石鱼——好看不好吃
   潭柘寺的和尚——没数几
   太和殿的匾——无依无靠
   四牌楼的警察——管不着那一段儿
   水仙不开花——装蒜
   石头掉进珍妃井——不懂(咚)
   十月的螃蟹——横行不了几天了
   十三陵石人张大嘴——没话
   绱鞋不用锥子——真(针)棒
   前门楼子搭脚手——好大的架子
   七月十五吃月饼——赶先(鲜)儿
   茉莉花喂骆驼——不当戗
   妙峰山的灯笼——高明
   门头沟的财主——摇(窑)头儿
   猫卧房脊——活受(兽)
   卖羊头肉的回家——没有戏言(细盐)
   卖杏儿的说梦话——要核儿钱了
   马尾儿串豆腐——提不起来
   骆驼打前失——倒了霉(煤)
   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
   六月天下暴雨——猛一阵子
   刘姥姥进大观园——眼花缭乱
   凉白开沏茶——没味儿
   栗子树下打死人——厉(栗)害
   老太太喝豆汁——好喜(稀)
   老母猪钻进粮食店——足吃足喝
   喇嘛的帽子——黄啦
   开瓶的二锅头——冲劲儿足
   叫花子送幛子——穷凑份
   皇上家的祠堂——太妙(庙)
   皇城角儿上看墙——多饶一面儿
   胡椒拌黄瓜——又辣又脆
   荷叶包钉子——个个想出头
   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
   何家的姑娘嫁郑家——正合适(郑何氏)
   耗子进书房——咬文嚼字
   昊天塔——红在根儿上
   前门楼子搭脚手——好大的架子
   七月十五吃月饼——赶先(鲜)儿
   茉莉花喂骆驼——不当戗

Tags: 北京 歇后语

分类:杂谈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38